朋友们叫我逗逗

吃货 逗比 就喜欢跟别人不一样的人和事 喜欢干干净净的人和事 时而疯癫时而安静 喜欢热闹又热爱安静 我就是我

最近,
我病得越发严重了。

好喜欢

我的女友们在世界各地活成仙女
而我在该看Reading的电脑里网购

看了姜文儿和窦文涛的圆桌讲究派,
感觉他俩始终没能打破彼此之间的次元壁。

一直在一本正经地虚与委蛇。

我想起好友说的,
我们没有谁能真正理解另一个人。
现在觉得有理了。

不过我姜大爷有个事儿讲得好,
别把过去想太好了。
讲拆北京城怎样怎样,
民国就开始拆北京城了,
拆了卖,卖了拆,
赤裸裸的过去没什么好美化的。

还是要向前看,
姜大爷真的是个乐观的人,
也许也是因此活得舒心吧。

由于懒得验证手机号,
拖着这么久才回来,
罪过…

你是否也在在
驶向太阳的那艘船上


在神圣的光晕里驶向炙热的幻灭


圣托里尼
海上日出🌅

【海上漂着的第四天】

我还是太年轻了,
跨个水坑儿就以为到了湖对岸。

这几年,
最不一样的是,
走的每一步,
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越过的山丘,
身后等待和爱我的人。

得到的,遗憾的,
失去的,疑惑的。
感恩也期盼。

我想能一直这样,
眼睛看着前方,
心里装着山川和大海。

最近一篇课题写了央视的爆款综艺《国家宝藏》
连带着看了很多国内同僚们的文献,
B站弹幕研究,以《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代表的新型纪录片,还有《诗歌咏流传》,《朗读者》种种节目。

我一边读一边写,
非常感动,
无论央视还是我国的任何媒体平台的媒体人,
大家每一份对于文化创新不懈的追求,
对于细节打磨的一丝不苟都是那么可敬。

而观众的包容鼓励,
还有民间自己的智慧也是层出不穷,
也真的是提供了新媒体难得的生长环境。

脚踏实地,相信未来。
未来可期。

我最近,
很不有趣。

当艺术打破绘画的束缚,

以雕刻和其他形式展现的时候,
我的感官和体悟莫名敏锐了起来。